十年電影人,始覺道中妙----生命、作品、從容

一種新的前所未有的審慎表達方式

在電影術發明之前,人們大都依靠繪畫、雕塑來描摹外部世界,抑或反映內心世界情感的細枝末節。攝影術的誕生或者說活動影像電影的問世,在某種程度上極大的催生了我們人類窺探的認識欲,慢慢的開始嘗試用一種新的影像語言,去解讀人與自然,人與社會,人與人的關系,這是人類迄今為止一種新的前所未有的審慎表達方式。

十年電影人,始覺道中妙----生命、作品、從容

精神的淪喪,文化的缺失。

電影歷經了百余年的發展、革新、傳承,直至今日有志之士們依然在探索新的類型,新的語言,新的可能,這就是讓無數電影人欲罷不能,不斷嘗試的理由。在電影應該承擔的社會功能的層面上,當下鼓舞人關懷人,閃耀人性光芒的電影太少,縱觀中國電影體制內的官員,投資方,導演,院線,更看重市場,一味去追求高額票房的回報。縱覽國內十年之內的電影,我們很難找出一兩部能感動你溫暖你的經典電影,這不得不說是中國電影界的悲哀,一種精神的淪喪,文化的缺失。

電影應更接近生命本真的表達。

電影是我們的第三只眼,它可以讓我們看到生命歷程中忽略掉的不經意的人與物,看到映照世界的模樣及關照自身的反省。電影做到比較高級的層次時,是從容。從容又恰恰是生命個體開悟之后的良性狀態。歸根到底,電影本體還是該回歸到拍人,講人,悟人的境地,所以說,電影應更接近生命本真的表達。

篮球下注让分胜负什么意思